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关于伦理学的硕士论文范文(推荐两篇)

所属栏目:伦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9-04-24 09:04:21 论文作者:佚名

关于伦理学的硕士论文范文第一篇

论文题目:伊壁鸠鲁快乐主义伦理学对当代大学生的启示

摘要:快乐指的是人类身体以及精神上的愉悦体验,是幸福感的外化;从古至今,人们总是在孜孜不倦的追求快乐并且想要一直拥有快乐。快乐也是古希臘哲学家伊壁鸠鲁伦理观研究的一个重要范畴,其以此为基点构建了系统的快乐主义伦理思想体系,将人生的快乐总结为身体上的享受和精神上的愉悦。本文旨在阐述伊壁鸠鲁快乐主义伦理学的内涵和意义,进而论证其思想对于当代大学生能够发挥怎样的积极作用。

关键词:伊壁鸠鲁? ?快乐主义伦理学? ?快乐? ?大学生

无论古今中外,快乐都是人们孜孜以求的人生体验。作为古希腊的一名实践哲学家,伊壁鸠鲁曾以快乐为出发点,建构了一套较为完整的伦理学体系,即“快乐主义伦理学”;其系统阐述了快乐与善、快乐与希腊四美以及快乐与社会正义的关系,等等。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能够从中汲取积极的理论养分,用以指导我们构建和谐的人际关系,促进自身的发展与进步。

一、伊壁鸠鲁快乐主义伦理学产生的时代背景

伊壁鸠鲁(前341-前270年)生于萨莫斯岛,其青少年时期曾涉猎德谟克利特的学说,并且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思想也有所承继。伊壁鸠鲁最为人所称道的就是其创立的“花园”,在这所学校里,伊壁鸠鲁不分性别、不分种族,向各位慕名而来的学生传授自己对于生活和快乐的真知灼见。

伊壁鸠鲁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巨变年代,其时希腊各城邦正与马其顿争取主权,人们原有的美好生活被战争打破,乃至颠沛流离,此时与大众息息相关的问题就是如何生活,如何超越战乱带来的痛苦,伊壁鸠鲁的快乐伦理学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二、伊壁鸠鲁快乐主义伦理学的主要观点

伊壁鸠鲁主要从以下五个方面解释了快乐的深刻含义:

(一)快乐与善的关系

伊壁鸠鲁主张快乐本身就是善,因此快乐也即是生活所追求的目的。伊壁鸠鲁曾言:“快乐幸福生活的开始和目的,因为我们认为辛福生活是我们天生最高的善,我们的一切取舍都从快乐出发,我们的最高目的乃是得到快乐,而以感触为标准来判断一切的善”。既然快乐本身就是善,人们理应去主动寻求和享受人间的快乐;但伊壁鸠鲁同时强调快乐绝非是专门追求物质的满足和感官的享受,更绝非是沉溺于平庸和奢靡的享乐主义,而是通过控制和减少内心不必要的欲望从而获得的精神宁静。

(二)快乐是静态与动态的统一

伊壁鸠鲁认为快乐具有两种形态,一是来自于身体上的动态快乐,一是来自于精神上的静态快乐。虽然快乐常常被人们体验为静态与动态的统一,但是静态的精神快乐价值远高于动态的肉体快乐,因为动态快乐给人们带来的只是短暂的欢娱,并且这种欢娱时强时弱,只有静态快乐能给人们带来持久稳定的幸福。因此静态快乐才是一种完美的快乐,人们不应只陷入动态快乐便停滞不前,而应进一步通过节制欲望谋求静态快乐。

(三)快乐是一个发展过程

伊壁鸠鲁认为对快乐的追求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快乐的最高境界是肉体上完全无痛苦和精神上完全无纷扰,但伊壁鸠鲁认为这样的境界实际上难以企及,因为如果能达到这样的层次,我们便不再需要任何东西,这样与神无异,但我们毕竟不可能成神。所以人们追求的快乐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首先是动态的,在满足一定的生活所需之后,再去追求静态的愉悦,而且要注重把握尺度,既不能只沉溺于身体上的动态快乐追求享乐,也不使自己陷入盲目的静态快乐而脱离现实。

(四)快乐与古希腊传统四美德的关系

伊壁鸠鲁以快乐为核心把古希腊传统的四美德——爱智、公正、节制、勇敢,纳入了其伦理体系,认为“各种美德都与愉快的生活共存,愉快的生活是不能与各种美德分开的”,由此美德就变成了人们借以达到快乐的手段。

人们凭借智慧美德可以接近快乐、达到快乐、拥有快乐,尤其是有助于获得长久的、心灵上的静态快乐。而公正美德能够保证人的安全,从而使人过上宁静平安的生活,只有保持公正,才能营造安定和谐的社会氛围,减少个人矛盾的发生,为人们追求快乐创造良好环境。节制美德是追求持久的静态快乐不可或缺的要素,因为一个人如果不能节制自己的欲望,就只会止步于短暂的动态快乐,所以伊壁鸠鲁非常强调人们应该努力克制那些非必要的欲望。勇敢美德有助于帮助人们直面生活的艰辛与磨难,并且积极的去打破枷锁的束缚,最大限度减少自身为不良情绪所困,从而获取快乐。

(五)快乐与友谊及社会正义的关系

伊壁鸠鲁以个人的快乐为基点,进而将其推广到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和社会的公平正义问题。由于人总是要和其他人进行社会交往,所以伊壁鸠鲁非常看重友谊,认为其是获得幸福的一个有效工具,因为友谊可以给人带来一种安全感,继而能帮助人们摆脱心灵上的孤独获得快乐。此外,个人获得快乐的前提不能将个人的快乐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就要求人们要公平正义的待人接物,这样才能和谐共处,就会减少矛盾的产生,让大家都能接近并获得快乐。

三、伊壁鸠鲁快乐主义伦理学的现实意义

必须承认,伊壁鸠鲁的快乐主义伦理学绝非平庸的享乐主义,而是一种类似于“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人生境界。作为当代的大学生,学习伊壁鸠鲁的一些积极思想,可以帮助我们在现代社会中有效规避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的错误思潮。

现代社会中由于物质资料越来越丰富,导致一些人、尤其是思想尚未成熟的大学生容易陷入追求物质快乐的怪圈,长此以往,便容易失去自我节制的能力,导致私欲膨胀难以自拔。单纯的物质快乐只能提供暂时的欢娱,大学生群体作为祖国未来的希望,一定要学会审慎分辨快乐的真谛,对欲望加以合理的节制,这样才能在面对挫折时保持心境平和、在为人处世时学会与人为善,从而去追求美好而辛福的生活。

(一)快乐的选择

由于岗位和身份的不同,人们所体验到的快乐也就不尽相同。例如在军人眼里,快乐就是更好地保家卫国,守护人民的幸福生活;而在医生眼里,快乐就是能看到每一位患者获得健康……对当代大学生而言,快乐同样是多样的,这时就要学会审慎的选择,在正确价值观的引导下尽可能去追求稳定长久的快乐。像是北京大学2012级的女生宋玺,在面对人生发展道路的抉择时选择了更为艰辛的投笔从戎;2018年5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北京大学考察,宋玺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并分享了她的军旅生涯,面对着习总书记和全校师生庄严许下承诺——“争做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宋玺的事例说明,大学生在面临选择时,应明确身负的能力与责任,尽可能选择既能帮助自己个人进步,也有助于社会发展和国家富强的路径去实现抱负,追求价值实现的快乐。

(二)快乐的本质

在当今这个信息化时代,网络上有太多可以轻松获取的娱乐信息能够给人带来各种欢娱,像是一些大学生就会沉迷于网络游戏无法自拔,以至荒废学业。这种情况说明其并未看清快乐的本质,从而陷入了虚假的快乐之中。

为了认清快乐的本质,我们可以参考伊壁鸠鲁所倡导的古希腊四美德,即爱智、公正、节制和勇敢。快乐的本质不在于放纵,而是在于自我修养的提升,作为大学生,可将这四种美德内化于心并外化于行,去帮助自身体验真正的快乐。例如爱智有助于培养孜孜不倦的学习习惯,节制有助于摆脱对物欲的沉迷,公正有助于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勇敢有助于培养果敢坚毅的优良品质,等等。只有明确何为真正的快乐,我们才不至于在追求快乐的过程中误入歧途。

(三)快乐的传递

一个人拥有的快乐只是“独乐”,但如果能够将快乐传递给别人,就可以实现更有意义的“众乐”。传递快乐也是在传递正能量,而且快乐的分享不但不会减少个人的快乐,还可以使快乐增值;但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传递快乐的过程中要注意传递的时机和方式方法。作为年轻有活力的大学生,更应承担起传递快乐的责任,将和谐社会的建设作为自己的人生追求和价值信仰。

四、結语

伊壁鸠鲁快乐主义伦理学从实质上来说是一种自然主义伦理学,其并非庸俗的享乐主义,因此在现代社会仍然能够给予我们有利的启示和引导。学习伊壁鸠鲁快乐主义伦理学中的积极思想,有助于当代大学生更好的界定人生理想,也有助于构建良好的人际关系与和谐社会。

参考文献:

[1]全增嘏主编。西方哲学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231-232.

[2]林柯言。论伊壁鸠鲁的快乐主义思想及现代价值[J].北方文学(下旬),2017,(06)。

[3]侯鸿勋,姚介厚。西方著名哲学家评传续编[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7:51-52.

关于伦理学的硕士论文范文第二篇

论文题目:《我弥留之际》的当代女性主义伦理学解读

摘要:本文分析了福克納《我弥留之际》里的本德仑一家的女儿杜威·德尔的女性形象,从母亲和女人的双重角度指出杜威·德尔主体性的丧失。借助伊利加蕾的当代女性主义伦理学视角,本文进一步发现杜威·德尔女性主体性的缺失是与母亲艾迪缺乏沟通交流的结果。通过对小说中病态的母女关系的呈现,福克纳实现了对女性文化的思考以及父权制社会的批判。

关键词:女性主体性 母女关系 伊利加蕾 《我弥留之际》

一、女性主体性的丧失

关于“主体性”,所罗门是这样定义的:“一个由个人经历、理解以及期待等因素组成的集合体”。(Solomon,900) 因此,主体性不仅是个体间相互区别的重要标志,而且是维持一个特定社会群体内部独特要素的重要组成部分。著名的法国哲学家及当代女性主义理论家伊利加蕾认为,在菲勒斯中心主义统治下的父权社会中的女性主体性已消失殆尽,女性不得不以父权社会的“象征秩序”来定义自己,以男性的话语来言说自己。女性沦为社会的客体,成为男性的反映。

《我弥留之际》中的杜威·德尔便是这样一个丧失了主体性的女性。她的主体性是由她作为母亲以及作为女人的双重身份所决定的。作为一名母亲,腹中胎儿丝毫没有为她带来初为人母的喜悦,反而是沉重的负担。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她孩子的存在,她希望借助打胎这一手段来恢复往日生活的平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强烈的愿望逐步演变成了神经质般的内心执念,使得杜威·德尔为了达成目标而不择手段。她一再催促父亲安斯进城,容不得旅途有半点停顿;她视她那能看透一切的哥哥达尔为眼中钉肉中刺,因此当机会出现时,“她像只夜猫似的朝达尔扑去”。母亲的角色对她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她在乎的是家人乃至整个社会对她的议论和判断。

作为一个女人,杜威·德尔展现出了对异性的轻信和盲从,却从来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她对于情人的回应,只不过是“本能地反应,不加选择地享受前戏和性交罢了”。(Kinney,174) 实际上,她从来没有把未婚先孕当成自主选择造成的后果,因而也不用对其负什么责任;同样的,孩子的父亲莱夫也不用为此事负责,加之她对莱夫过分痴迷,使得她第一时间接受了情人打胎的建议和相关费用——“一张十块的票子”。她对莱夫的话深信不疑,以至于她坚信在药房可以买到她想要的打胎药。她的判断力进一步变得模糊而脆弱,成为了有心人利用的目标。在《我弥留之际》的最后,她不仅被药房伙计麦高恩欺骗喝下松节油,还被其以堕胎为由与自己发生性关系。女性个体的独特身份并未给杜威·德尔带来归属感和认同感,因此她意识不到作为一个独立的女性个体所具备的真正的价值。她以男性的价值体系来约束和规范自己,最终只能“落入为(男性)主体自恋服务的体系或意义的陷阱”,成为男性随意控制和利用的工具。

二、女性主体性与母女主体间性关系的建构

伊利加蕾指出,女儿主体性的丧失源于“母亲”一方的缺失。她认为只有重新建立女性世系,创建一套属于女性自己的话语体系,才能建立母女主体间性的关系,即一种母女双方互为主体的关系。令伊利加蕾感到痛心的是,“母亲”在我们的文化中早已被扼杀,以致没有女性文化可言,女儿因此被迫转向父亲。但在父权制的象征秩序中女儿的意愿注定得不到言说,她的人格是由她作为男人的反映或者说是一种被想象和思考的地位所决定的,最终只能沦为一名“他者”,毫无主体性可言。

在伊利加蕾的理论里,重建女性世系是找回女性主体性的重要一步,因为这有利于恢复女性文化,有助于母亲保证“她的女儿们形成女孩儿的身份”(Irigaray, 1993:50),更加明白关系到女人解放的事。而建立女性世系的关键则在于母女间的有效沟通。但在《我弥留之际》里,“母女之间没有对过话”(Irigaray,1981:67) 恰好是摆在艾迪和杜威·德尔面前的难题。一方面,作为母亲的艾迪为摆脱父亲的“活在世上的理由仅仅是为长久的死亡做准备”的悲观思想的影响努力寻求生存的意义。她亲身实践着“言行不一致”的怀疑论,用“沉重地在地上爬行,紧贴着地面”的行动把她的家人团结在一起。面对安斯的欺骗和情欲的呼唤,她冒天下之大不韪与惠特菲尔德牧师发生婚外情并生下朱厄尔,即便死后也要给予她的家人一次“水与火”的试炼。另一方面,作为女儿的杜威·德尔则对情夫言听计从,把新生命当成儿戏,最后竟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甜蜜陷阱,仿佛是命运的诅咒。充满了蓬勃生命力的母亲和丧失了主体性的女儿形成了鲜明对比。纵观《我弥留之际》,杜威·德尔悲剧的直接导火索是母亲艾迪单方面的拒绝,是艾迪一方信息的绝对中断。这使得杜威·德尔不仅无法获得完整独立的女性人格,就连在面对女性特有的难题时也不知从何下手。

在《我弥留之际》里,早已被母亲“抛弃”的杜威·德尔对母亲并无太多的感情,母亲的过世在她眼里不仅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这给予了她一次进城把孩子流掉的绝佳机会。“她扑在艾迪·本德仑的膝盖上,抱紧她,使出年轻人的力气拼命地摇晃她”,为的是确定母亲已不在人世,好早点实施其蓄谋已久的堕胎计划。即便在艾迪弥留之际,她心里想的还是她最爱的卡什和朱厄尔,否则杜威·德尔也不会实在无人诉说而去找一头母牛诉苦:“你还得等一会儿哟。你奶子里的和我肚子里的一比,就根本算不得一回事了,虽说你也是个雌的。”但她试图从母牛身上获取间接的身份认同终究是徒劳的,因为没有人会比作为过来人的母亲更懂得在面对这一阶段的女性问题时应该如何解决。对于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坦白地说道:“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最后,她只能听从莱夫的建议把孩子流掉,这似乎成为了她唯一的选择。杜威·德尔对母亲的冷漠以及对女性基本知识的匮乏都从侧面反映出了她与母亲艾迪之间存在的严重的沟通障碍。这一障碍切断了杜威·德尔的群体身份认同来源,阻碍了杜威·德尔独立型人格的养成。

三、结语

福克纳在《我弥留之际》里向读者塑造了杜威·德尔这一失落的丧失了主体性的女性形象。她以直觉作为最终判断,以异性话语作为她的价值取向,既失去了作为一名母亲的资格,也失去了作为一个女人的独立人格。伊利加蕾让我们看到,女儿丧失主体性的背后是母女间性关系的缺失,是以母亲为代表的女性文化的崩塌。母女间的沟通是重建这一女性世系的关键,但小说里的母亲却单方面把这一交流渠道阻断,最终只留下了在黑暗的大地中孤立无援的女儿。作为当代的一个不容忽视的伦理问题,福克纳在此旨在唤起人们对母女关系以及女性文化的必要反思。

参考文献:

[1]Kinney,Arthur F.Faulkner’s Narrative Poetics:Style as Vision[M].Amherst: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1978.

[2]Irigaray,Luce.And the One Doesn’t Stir Without the Other[M].Trans.Hélène Vivienne Wenzel .New York and London:Routldge,2007.

[3]Irigaray,Luce.Je,Tu,Nous:Toward a Culture of Difference[M].Trans.Alison Martin.New York and London:Routldge,2007.

[4]Solomon,R.C."Subjectivity."The Oxford Companion to Philosophy[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

[5]福克纳。我弥留之际[M].李文俊译。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16.

文章标题:关于伦理学的硕士论文范文(推荐两篇)

文章地址:http://ebitkron.com/lunlixuelunwen/117991.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